聂树斌父母申请1391万国家赔偿

2016-12-15 10:25:15 北京青年报

 12月14日下午,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在四川泽仁律师事务所律师辜光伟、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的陪同下,前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聂树斌案的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王殿学律师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聂家一共索赔1391万余元,并要求在媒体上公开国家赔偿决定书予以道歉。河北高院已立案受理。

  返还当年赔偿受害人2000元

  王殿学介绍,此次国家赔偿申请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人身自由赔偿金、抚养生活费和精神损害赔偿等,还有一笔当年聂家向被害者康家支付的2000元赔偿金,各项费用合计1391万余元。

  国家赔偿申请书显示,赔偿请求人为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和父亲聂学生两人。请求事项有7项,分别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264820元;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523368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0000元;赔偿受害人聂树斌被抚养人张焕枝、聂学生生活费至死亡时止,为被抚养人张焕枝办理养老保险;赔偿请求人因受害人聂树斌当年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而支付给被害人亲属康家的2000元钱及其利息;赔偿请求人因申诉产生的费用及损失600000元。

  为何申请1200万精神抚慰金

  聂树斌父母提交的申请书中,精神损害抚恤金金额最高,为1200万元。申请书称:“请求人张焕枝及聂学生认为,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错判致使受害人死亡,给请求人造成的精神损害,并造成了严重后果,应当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0000元。”

  辜光伟和王殿学律师向北青报记者解释,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是基于四点原因:

  首先,公安机关违反法定程序办案,隐匿了对受害人有利的供述、证人证言以及考勤表等证据,并违反法定程序进行监视居住、现场勘查、辨认、指认。河北高院在审判时忽视了证据漏洞,“践踏法律尊严”。

  其次,聂树斌被判强奸妇女罪、故意杀人罪,给聂树斌及其家属造成极大的影响,名声受损,名誉权受到侵犯。国家赔偿申请书中也称,请求人(聂学生、张焕枝)变成了 强奸犯、杀人犯的父母,受尽不明真相的人冷言恶语、冷嘲热讽,受害人和请求人成为别人的“笑柄”和“谈资”,给申请人的人格上、心灵上带来“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伤害。

  第三,河北高院的错误判决,导致了受害人被错杀,酿成了一起冤案错案,整个家庭因此背负沉重的精神包袱、精神上受到重创。聂学生因此重病,致瘫痪在床,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全家人因此痛失家庭的幸福美满,陷入痛苦的深渊,时常以泪洗面、食不甘味、寝不安席。”

  第四,虽然最高法最终判决受害人无罪,使得冤案昭雪,但这一纠错程序持续了22年,聂树斌的家属为聂树斌洗冤踏上21年之久漫漫申诉路,四处奔走呼告,“丧失了平静的工作、生活,遭遇的是无休止的、绝望的精神折磨。”

请求在媒体上公开道歉

  除此之外,申请国家赔偿的最后一项为请求原河北办案机关向请求人发送道歉信并在媒体上公开国家赔偿决定书予以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

律师认为,在本案中,聂树斌被当作犯罪典型在各大电视台播出、各地报纸上刊登,聂树斌及聂树斌家属的名誉受到严重损害,“故请求人请求包括河北高级人民法院在内的原河北办案司法机关,向请求人发送道歉信并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河北电视台、石家庄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媒体上公开国家赔偿决定书、予以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

  王殿学介绍,在他们一行递交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后,河北高院决定立案受理,并出具了受理案件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