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鲅鱼圈,有一种情怀叫逛大集

2017-01-12 14:17:03 鲅天下 白旭

    统治小提琴界二百多年的经典启蒙教材《霍曼》中有一课叫做《集市上》,四三的拍子,节奏欢快明朗,情感充满喜悦。无独有偶,在东方的二胡中也有一曲《赶集》,曲调轻松诙谐,看来在东西方的传统语境里,赶集都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在如今的商品社会,商品交易可以快捷方便到动动手指就立等可取的状态。科技变革了消费模式,这有点像现代战争,按下按钮就可以瞬间杀人于无形,甚至都不用看到敌人的模样,生命在这里变成一个个具体的数字,而正在冷兵器时代,交战双方是必须肉搏的,是充满了仇恨与贲张的,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会参与其中。用战争作为比喻似乎不大恰当,但是科技确实省略了很多步骤,这种省略,有时候说不清是好是坏。

 

    集市的魅力恰恰在于见物及人。超市里只有一件件码放整齐的商品,购物更像是编好的程序,在方便的同时,也少了与人交流的过程,有时候,讨价还价是一种乐趣,但是超市恰恰剥夺了这种乐趣,而且,超市所见都是商品终端,集市上可以看见产品的生产者。张家的鱼李家的菜,自产自销,你可以对产品刨根问底,在超市里,除了生产日期和价格,你还能知道啥?

 

    对于一些老人来说,逛集的魅力还在于访旧会友。集市是固定的公共空间,在通讯不发达的时候,集市变成了会客厅。两千五百多年前,《诗经》里“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说的就是一个男子想把妹,借着集市来约会。在红旗大集上,有一个旧书摊,来的人不一定要买书,而是借此跟来自东南西北村子里的老人聊聊天,前朝逸事,民间趣闻,野史遗珍,成一家之言,极耳目之娱。

 

    逛集就是让生活慢下来的过程,不一定要有什么目的,惊喜就在于你不知道下一处商品是苹果梨还是鸡鸭鹅狗猫,无序的状态恰恰是忙里偷闲的必需,所以你看《清明上河图》,里面逛集的人一脸闲散,这是一千多年前先民们的原生模样,但是这个时代,我们好像失去了让自己慢下来的能力。